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推荐给你的朋友,谢谢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师生青色  »  看更伯伯强奸我

看更伯伯强奸我

2019-10-06 来源:自拍





昨晚与老公干了一整夜,今天一早起来我又与老公在客厅的沙发上干起来。「呀……呀……老公……深些……深……」我坐在沙发上,白色长身T恤被卷到肩膀附近,内裤早己不知所踪,一对乳房被老公双手搓揉着,我双腿张开放在老公的肩上,老公此时全身赤裸,阴茎就正在我阴道内奔驰。




「老婆,是这样了,你这个淫妇的阴道把我的阳具夹得这么紧,还要一下一下吸着我,我快要忍不住了,我要将精液注满你的子宫。你看你的淫水已经多到漏出来了,阴唇……」老公一边说着淫话,一边作最后的冲刺。




「呀……我要……老公你……快……射……进来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老公深深的插进来,跟着一股股精液开始由老公的身体注进来。很多哦!多得快要漏出来了……




「叮当,叮当……」




正当我们两人刚完事,相拥着在休息的时候,门铃突然响起来,我们慌忙起来找衣服。




「叮当,叮当……」




老公:「衣服哪里去了?老婆,不如你拉下T恤去开门,我先躲回房间穿衣服。」我还未置可否,他就跑回了睡房,而我只好穿着一件刚盖过臀部的T恤去应门。




原来是这座大厦的管理员李伯伯。「李伯伯,什么事这么早找我们?」




「对不起,这么早找你。是这样的,住在你家下一层的住户投诉你们的水渠漏水,请你们尽快维修。」李伯伯一边说,一边向我身上打量,特别注视着我露出的双腿。




「噢!是否很严重?」我发觉由于地心吸力的关系,在阴道内的精液正慢慢向出口流去。




「也不是很严重,所以要尽快维修。让我进来说给你听哪条水渠有问题。」李伯伯开始脱鞋进内。




「对不起,我刚刚起床,而且现在没有空,请问可否过一会之后才来?」我怕精液真的会流出体外,被李伯伯看见,所以叫李伯伯离开。




「放心,陈太太,不会阻碍你太多时间,就在洗手间处。」李伯伯整个身体迫进内,我只好退后,转身带他进去,希望可以尽快打发他。




为免精液流出来,我细步踱到洗手间,身后的李伯伯就接着说:「请你先将假天花板移开,这样我才可以指示给你看,在你下一层的单位哪一处漏水。」




如果要拿开假天花板,我便要站在高处,这样会很容易走光哦!于是我说:「其实你只需要说给我听哪一个去水渠暂不能用便可以了,我不需要知哪一处漏水。」




「但是你都要知哪一处出现渗漏才可以找师傅报价维修,你还是快些吧,我还有工作要做。」




我惟有放下厕板,然后提脚站上去,怎知我右脚一踏上厕板,就发现又有一大股精液后阴道内向外流,可能这个动作会令到阴唇微微打开。可幸的是精液被阴毛挡着,没有流到大腿上,但下身湿湿的,很不舒服。转头看见李伯伯不耐烦的样子,我只好硬着头皮站上去,此时我的臀部刚好在李伯伯眼前,只要他稍微弯曲膝盖,就可以看到我没有穿内裤的胯下。




李伯伯说:「你要将双脚分开站才安全,你这样很容易摔下来的。」




「不用……不用了,我这样便可以了。」我慌忙回答,并依李伯伯的指示举手移开其中一块假天花板。但一举起双手,我才记起我的T恤亦会跟着向上缩,结果臀部的下半部份就展现在李伯伯眼前。从洗手台的镜子中,可以见到李伯伯惊讶的样子,他张着口望着我外露的下半个臀部,还靠近我用力吸气,好像想闻闻我的体香。




我夹紧双腿,并继续用力移开那块假天花板,但无论我怎么出力都移不开,此时我眼看着李伯伯的淫样,心又想着老公为何这么久还未出来?双手又推不开眼前的假天花板,真的百般滋味在心头。




「李伯伯,我移不开这个,你可否帮一帮我?」




「陈太太,我这么老不便爬上去,不如我扶着你,你再用些力。」李伯伯用双手捉着我的右边的大腿,叫我再试试。我再次举手尝试,同一时间在大腿上的一双手开始向上移到大腿的根部,李伯伯左手的食指已经轻轻碰到我的阴毛。




「李伯伯,双手不用放这么高,我觉得痒痒的。」




「哪里觉得痒?让我帮你抓抓它。是不是这里?」李伯伯的左手继续放在我双腿之间,右手就移上我右边的臀部,搓弄和按压它。




「不是,请不要再摸那里。」李伯伯乖乖的停止在我臀上的动作,不过……「唤!不要!」




「那一定是这里了。」李伯伯居然用食指拨动我阴户口的阴毛:「看你这里湿湿的。」




我双手立即按着他的手:「不是,你不可以这样。」但这样反而变成我将他的手按在我的阴户上。「我老公在睡房更衣,快要出来了。」李伯伯没有理会我的话,反而用食指在阴蒂上打圈。




我转头想叫在睡房的老公出来,正要张口的一刻,我从镜中看见一个身影在门旁闪过,难道是老公躲在外面?为什么?为什么老公看见我正被外人占便宜,却没有出来阻止?




「呀……」正当我分神时,李伯伯有一节手指已经挤进阴道,我用力夹紧双腿,阻止李伯伯进一步的进迫。李伯伯见不能再深入我的阴道内,就改为在原地拨动,刺激着阴道口的四周。




「小宝贝,你不穿内裤来开门,而且下身又这样湿,你不是正在想男人么?为什么还夹紧双腿哦?让我令你爽一爽好吗?」




「不要……我不要… …快放手哦……」我依然努力对抗着。




「你双手按着我,两脚又夹得这样紧,你叫我怎么将手拉出来?」




我当然不会相信我放开手脚,李伯伯就会乖乖的将手拿出来,但现在这样又不是办法。




「老公……教命呀!教命呀!」




李伯伯吓了一跳,转头向外望,过了一会见我老公没有出现,于是向我说:「你想骗我?你还是不要反抗了,好好享受罢!」




老公在干什么?为什么换件衣服会换这么久?




李伯伯见我没有放开他的左手,于是便用右手拨开我的臀肉,将我的肛门露出来。他先轻轻向着肛门吹气,见我依然没有放松,就直接用舌头舔我的肛门!下身两个洞同时受到刺激,我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来,李伯伯趁此机会再把手指向子宫推进。我一觉得阴道中的手指有异动,就再次夹紧双腿,但李伯伯己经将大半只食指插进来了。




李伯伯见后门仍未能突破,又改为加紧舔弄肛门口,而且还将舌尖轻轻伸进肛门中。他的右手从我的右臀慢慢移向腰肢,在那里抚弄了一会后,再向上一手抓着我的乳房,又用手指轻弹我的乳头。




在我双手极力保护住下身要塞时,他的手就肆无忌惮地把玩起我的乳房来,我的乳头在他的挑逗下变得越来越硬,下身也越来越湿。在我被情欲占据前一定要阻止他,于是抽出一只手来按着他的怪手,可是仍然阻止不了多少,他的手虽不能再在双乳之间游走,但依然能够抓着我一边乳房不停按压、捻弄我的峰尖。




我双脚慢慢地变得无力,李伯伯就在我双腿一放松的时候乘机将整只手指插进来,「呀……」我坚守不住了!李伯伯将手指快速抽出,再狠狠插入,抽出、插入……他的快速进攻一举击破了我无力的抵坑,我现在可以做的,是从口中吐出美妙的呻吟,好让快感有一个宣泄的出口。




「呀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我上身向前弯下,双手就按在墙上,李伯伯将我右脚提起放在洗手台上,左脚依然站在厕板上。现在我双脚被打开,我低头从双腿之间看见李伯伯从下向上看着我的淫穴,欣赏着他的手指把我的阴户弄得一塌糊涂。




他不时又望向我,一看见我咬着下唇忍着呻吟时,他就会加快抽插,或用手指在阴道壁上刮,使我禁不住张口呻吟,他就会露出一副满意的表情说:「你叫得多么动听,为什么要忍着呢?好好叫来听听嘛!」




刚才和老公大战一场,现在又给李伯伯凌辱了这么久,早已软弱无力的我只好任凭李伯伯摆布。玩了一会之后,李伯伯将我抱下来,让我坐在厕板上,一脚踏在地上,一脚放在他的肩上,T恤被脱下来,乳房在胸口急速起伏。




李伯伯仔细地欣赏着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虽然他没有说出口,但从眼祌中可以看出他从没有看过这么美丽的身体,而且是正在发情的身体!




他的一张嘴吸吮着我的乳头,舌头在乳晕上面打转,有时又用舌尖挑逗着我的乳头,手指在阴道内不停活动。强烈的快感使我忘了正在洗手间外的老公,我双手抓着李伯伯的头,本来是打算推开他,但后来却变成抱着他的头。




「不要……不可以……这样……」